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职 业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0-26 21:11:05    文字:【】【】【
职业的产生,使人类在更大范围的分工合作成为可能。职业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指标。有什么样的需要,就会有什么样的职业诞生。一些职业消亡了,另一些新职业产生了。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职业越分越细,越细越专越周密。职业的细分正应了一句话: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每一种职业有自己的命数,需要人投入生命,以生命的能量供奉;每一种职业都可以养人,但也消耗人的生命能量,每一个人都被它奴役,被它囚禁、抽空。
人类不可能离开职业。从皇亲国戚,到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虽高低贵贱不同,待遇天壤之别,都必须在职业的地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一位聪明人说:生活等于人所选择的婚姻,加上他所从事的职业,由此可见职业在一个人生活中的份量。然则什么样的职业是最好的?那些不为生存所役,脱离了生存人质状态、能够有自己的闲暇和力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人所从事的职业肯定最好,能够提供这些条件的职业,应当算得理想的职业。可惜置身职场,人不由己,大抵以不如意者为多。在一个市场程度越来越高的社会里,生存竞争首先表现为职业的竞争。对于广大在职场上流浪,一切都可以在市场法则下明码标价、轮到自己却除了体力劳动别无所有的人而言,好的职业从来都是稀缺的资源,而被称为幸福的事物永远属于奢望,只在镜面里闪光。在这种坚硬的规定性面前,人们的眼睛黯淡了,宁可将一切交付命运;另一些生活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们,则开始蕴积起对社会复仇的愿望,使危机重重的人类社会,在诸如地震、飓风、森林大火、海啸、火山爆发、陨石打击之类来自自然界的天灾之外,更添加一层人祸的风险和变数。一方面,人要生存,不得不从事一种职业,否则难以在社会上立足,这时候,职业作为一种谋生手段,它的规定性,对人生构成了奴役,很多人都是在这样的奴役下终其一生;另一方面,除了一小部分人能够一生下来就继承一笔数目可观的遗产,或因为外力支持、有幸在职场上早早占据要路津、抢得一个理想的职业外,大多数人都不得不在自己不喜欢的职业上终其一生,这时候职业之于人,无异于一种苦役。日本人被公认为最勤奋、在工作上最敬业的,他们从职业上受益也最多,但日本人也最先体味到职业对人的巨大压力,将过劳死最先写进了国家的法律。来自职业的这种规定相当残酷,它的不可改变的铁的存在,无穷发生永续存在,令人如同置身于黑暗的隧道,看不到出口。一部分人不得不在职业病的威胁下苦苦挣扎,恶劣的工作环境,重复的劳动,永远不能和需要同步增长的薪酬,世人的冷眼,难以为外人道的种种艰难苦辛纷至沓来,剥尽了职业仅存的一丝浪漫,纵然心有千结,终归令人无暇它顾。也许就一个普通人一生而言,不需要更多,能有一笔数额在五十万元上下的款子垫底,庶几可以脱离生存的人质状态,去干一份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从此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但是没有,为了生存,更多的人不得不把一生抵押给职业,为应付一份难侍候的吸血鬼似的职业而累得面黄肌瘦,筋疲力尽。尽管如此,人们还要为得到职业而残酷竞争!在弱者眼里,这种无奈被解释为“命”,是命的前定,它构成了生存残酷的一部分。
比起工业文明,农业文明于人更亲和也更人道。在农业文明鼎盛的时代,法律的细网不是如此密织,职业的奴役远不像一个现代人这样感受强烈。田园没有遭到污染,到处一片明媚的阳光。正因为如此,对那个职业分工还不是很细、可以优哉悠哉的时光,人们格外怀念。回头想来,人们重新发现了陶渊明的诗歌,那“鸡鸣桑树上,把酒话桑麻”的情调是如此质朴亲切,“种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是如此休闲从容,令人怀想。人类明白自己失落的,已经不只是一个生存的家园,还有一个精神的家园。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回去的路已经轰然关闭,人们不得不将现代文明给自己派定的命运接受下来。既要生存,则必须面对职业。也许会出现奇迹,不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吗?我们手中的行当如何?也许它比黄土更强,然而即使是黄土,究竟还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道酬勤,在职业的尽头,总有一个结果在等着我们,准备回答我们,那如果不是生命的警句,至少也将是生命中最华彩的乐段,不相信拿生命侍奉的职业,就是我们黯淡的一生,而最终大多数人守着职业空手而归。令人烦恼而又不得不天天面对的职业让我们伤透了心,渴望从令人厌恶透顶的职业中逃亡,可又能逃到哪里?凡有幸福的地方都有人把守,不是暴君,而是虎狼。我们与幸福永远隔着厚厚的玻璃。几个回合过去,昔日才情横溢、到处冒险、来日方长的风华少年,转眼间已然垂垂老矣,能够笑到最后的还是命运。
新的职业仍将出现;在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老职业顽强存在,而新职业正在以各自的风景,吸引着更多的人们。这是一个痛苦和机会并存的过程。也许变迁最大、受冲击最大的是农民。农业文明的庞大身影正在成为过去,带走了它的物质文明和它的温良敦厚、优美无比的诗歌,我们把这一切称之为“古典时期”,然而古典成为遥远的绝响,只剩下它渐行渐远的一片破碎闪光。大批被黄土奴役的人群将离开土地,走进城市,成为新职业最新替补进来的虔信门徒;一大批农村青年将背叛他们的祖辈,改写生命的历史。
愿你更加走运,能够拥有一个好职业;能敬重它、供奉它,愿职业的神与你同在。同时切记,职业并不等于幸福,仅仅是通往幸福的桥梁,与职业相关的幸福仍然是珍罕的矿物,埋藏在深深的地下,必须由每一个人自己寻找。

浏览 (162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