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网络神秘悬疑小说:迷城之约(中篇小说)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1-11 09:42:39    文字:【】【】【
摘要:夜幕降临大地。这座名叫谓门的县级市,曾经无数次到达,现在却一片陌生,没有一条认识的街道,也没有一座熟悉的建筑。记忆中那些标志性的建筑,或标志着改革开放的光荣,或标志着谓门作为县治的古老历史,我对它们熟得不能再熟,现在却神出鬼没地消失了,倒是一些完全不同的建筑,勾勒出完全不同的风景。
晚五点许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中学同学张思德,思德说他刚从南方回来,极想和我在谓门一叙,如蒙不弃,将在皇后酒店206号专等,不见不散。
既如此,岂有不见之理?……看看还不算很晚,我给妻打过招呼就出发了。
动身的时候,正巧有一辆出租车过来。开车的是一个小青年,见有回头客,自然高兴,一路开得风快。车里的音乐很动听,与那时的心境非常融洽。看看窗外,有关思德的一些记忆慢慢浮现,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思德本姓杨,老家就在谓门,自小被后山张姓人家指女抱儿,从此改姓张,与老三篇里的英雄正好同名。思德上学晚些,等到在谓门中学读书的时候,早已为人之夫。高兴的时候,经常和我们这些少不更事的住校男生大谈女人,搞得大家下身的家伙硬硬的,很不是滋味。那时候山区人才缺,高中毕业稍稍灵性一点的,不是进地方政府做了干部,就是像我这样做了老师。思德也做了老师,可没过几个月就把教职辞了,还变着法子把一家人的户口迁回县城,再也不回山里住了。过一段在谓门见面,思德已是一位闯荡江湖的魔术教师。教魔术何以赚钱谋生,我一时感到困惑。思德见状大笑,拉我进了一家酒店。据思德席间介绍,他的魔术都是一些小玩艺,比如把绳子剪断再接上还完全不留痕迹、在你打乱的一副扑克牌里一下抽出你点的那一张牌、毛巾里忽然变出小金鱼、袖口里忽然抖出一串一串鲜艳的花朵,看家本领是所谓纸变钱,说穿了不过一些骗术,只不过一般人不明就里,叹为神奇。那时不比现在,城乡都没什么娱乐,人们闲得发慌,无论到了哪里,只要一吆喝,说有魔术表演,且分文不取,呼啦一下就能拉起一个场子,少则一二十人,多则百人不等,两三个手段下来,台下已是一片惊奇。接下来思德双手抱拳,推出他的产品:各位老少爷们,实不相瞒,本人以教授魔术为业;难度大的十元,难度小的五元,论个收费,多学多收,现教现学,教不会分文不取。这一招还真灵,一向门庭若市。按理徒弟多了,师傅的路就窄了,可以中国之大,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一圈走下来,钱委实没有少挣。自那以后,再没有思德消息。同学碰面偶尔谈及,有的说到南方开了公司,有的说在北方开矿,还有说在某地做传销发了大财,说啥的都有。生活就像万花筒,总是在变出新的花样;人的兴衰荣枯,自有背景和机运,有的人来到世上,就为了还账,任你怎么冲撞,也别想冲破苦难的罗网,一辈子就牛马命,到头来一事无成;也有的只为吸金收钱,完全不必特别努力,金钱美女官位汹涌而来,想避开都难。思德究竟在哪里,大家也只是随便说说,最终不了了之。可就在这时候,思德说来就来,不需要任何理由。
车子轻轻一晃,打断了我的记忆。谓门也该到了,而事实是,车又开出很长的一段路程,多少让人感到意外。看看身旁的青年,目不斜视,一直在聚精会神开车,奇怪的是三十分钟车程,居然跑了两小时十五分钟仍然没有到达。难道走错了路,或是不知不觉开过了头?可这怎么可能!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在这条路上走;罗家渡人祖祖辈辈,也在这条路上走,无论走到哪里,最后还是回到家里。黄牛娃娶亲,新娘——也就是后来叫婶子的,就被人用一顶花轿,吹吹打打从这路上抬了回来。九斤的爷得了盲肠炎,就从这路上抬走,又从这路上抬回,说要不是路好走得快,就穿孔了。四凤难产,一天一夜,血流不止,接生婆害了怕,一个劲催促往谓门抬,也是用滑竿从这里抬走,最后死在谓门的医院。四凤男人哭得死去活来,最后跑了,也是经过这里。这条路会走错,打死我也不信。看看窗外,残阳如血,山川尽染,古老的酉江闪闪发亮,像是用黄金铺成,高过云端,山峦把浓重的暗影投向江面,就像一把把大刀从天空劈面而下,黄金的江面被生生砍去大半。我不安地四下张望,两岸那些熟悉的村落,似乎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大江更静,道路更静。酉江如此美丽壮观,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一只鸟在天空缓慢飞翔,发出异样的叫声。这时谓门到了。
“谓门到啦。”青年冷冷地说。可这哪里是谓门;谓门的天空没这么蓝,谓门的河流也没这么大,水没这么深、这么绿,城市规模也没这么大,楼房也没这么高这么亮。说到底,谓门只是一座不到十万人口的县级市,通常一大片建筑麇集在一起,没什么规划和章法。这里贫困而又落后,到处尘土飞扬,肮脏不堪。放在近三十年大发展的背景下看,谓门在很大程度还是一个建筑工地,到处都是建筑的痕迹。酉江也不比昔日,里面通常漂浮着臭鱼烂虾,废弃的塑料袋五颜六色,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三十年竭泽而渔式的快速发展,大大改变了酉江的面貌,不像早年,河里总有鱼鳖自由生长,冬天总有成群的野鸭在觅食漂流,年年都到的鱼鹰船,也已有三十年不见踪迹。事实上酉江的流量越来越小,已经不能再称作江,尤其在枯水季,到处都是裸露的河床,眼看就要断流了。可开车的小青年说:谓门到了。
“这还能有假,”青年扶着方向盘,用一只手指指那面。
顺着青年的手势,我看见一座石碑,上书“谓门”两个熟悉的大字,我知道,这两个字取自一尊汉隶石碑的拓片。

                      二

站在谓门街头,我感到茫然。我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却说不出来由。我后悔没有记下车号,下车后嘭地关上车门,出租车就开走了,几乎不容思考。回想小青年的面相,他坐在我的左边,双手紧握方向盘,一直在聚精会神开车,一路很少说话,只记得染着茶色的头发,是那种流行的小平头,样子很时尚,此外再也记不起别的特征——就算受骗上当,多拉了很多路程,被扔在另一座城市,也不可能与他理论了。我下意识地踢起一块石子,正好砸中路边的一个广告牌,发出一声金属的脆响。还好,没人注意到我的失态。看见远处一座大楼高悬着“皇后酒店”的字样,我稍稍放下心来。
我拉起衣领,走进这家酒店,在前台交代一声就上了二楼。
楼道长长的,铺着猩红的地毯,灯光柔和而幽暗。根据思德交代,我穿过走廊,在里边拐角的地方找到206房,轻轻敲响了房门。
里面没有反应;又敲几下,还是没有反应。也许思德已经休息?要不就是出门逛街还没有回来?我看看门牌,再次敲响了房门。
“谁他娘找死?”里面突然有人恶狠狠地低声嘟囔一句。
“张思德吗?我是罗大明。”我说,“五点多一点我们通过电话。”
“真他娘见鬼,”里面又低声骂一句,不过门还是打开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肉敦敦的男人堵在门口,通体只穿着一件宽松的花裤头,满脸粉刺,脸上还有一块黑痣。朦胧的灯光里,一个青年女子披头散发躺在床上,不时很不耐烦地朝这里看看。
“找张思德上老三篇啊,那里不光有张思德,还有白求恩呢。”
“先生不要取笑,我有要事。请问先生是不是刚刚入住?”
我估摸着如果刚刚入住,思德一定另有急事提前走人了。
“这是公司包房,从来就没换过。看你也不像坏人,请便吧。”
男人说完,随即嘭的一响,重重地碰上了房门。
这个满脸粉刺的男人,当然不会是张思德。我打开来电显示,查到思德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可是连拨多次都被告知无法接通。

浏览 (92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