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横行胭脂 诗二首
作者:横行胭脂    发布于:2017-12-23 14:28:11    文字:【】【】【
横行胭脂,诗人,陕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参加诗刊社第25届青春诗会。获第三届柳青文学奖、获诗选刊2010•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陕西青年诗人奖、首届黄河金岸诗歌节创作一等奖、西安市骨干艺术家奖、陕西省优秀签约作家奖。诗集《这一刻美而坚韧》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鹦鹉寺》

如果它建造于1936年,则我的母亲沈氏还未出生
如果它建造于1970年,则我还未出生
它建造于2010年以后,则等着我成为一名成熟的汉语诗人
歌咏它。它是多么自私的一座建筑
它知道40岁以后,我不会再辜负我的忠贞
不会踩着多余的土地抒情
只会把宏大的想象和中年的耐心献给它

是的,已经没有一座仰望之城
可使我成为领袖
我慌张的后半生要寄居在长安 
鹦鹉们会见证我慌张的笔墨纸张、丫鬟以及暮晚

有时候黄昏骑着扭曲的火焰
我需要怒吼,但我从来没有发出声音
我斯文地让仇人从身边走过
世界如父母
我继续写诗
一只鹦鹉取消我的愤怒与哀愁

翻来覆去的黄金,在鹦鹉寺滚动
鹦鹉寺冲动地来到我的心头
让我这样做一个诗人
多么草率,而且危险
——我内心有词语清晰的河流
和它不要命的远方

但我没有鹦鹉的脸和艳遇
我始终信赖着长安的吉祥和安宁
但我没有像只天鹅,诞生美,飞走
我只学会了把玉石扔掉,把泥土抱在怀里

更多的时候我颓废着,被一座城池所爱
被万物赋予抒情的天性
我没有离开过长安,却游历历代、诸国
我渴望遭遇的,都装在语言里

鹦鹉寺建造在一座废墟上
时光的废墟硌疼了鹦鹉的神经
如果你听劝降者的话
你就会找到故乡和豌豆花

《十月》

卡门常在改革大街上对我说
“这里永远是十月。空气很轻”
一一帕斯《太阳石》

其实十月就是一个月份而已
十月在长安大地也就是一个月份而已
渭水在十月涨起来,是为了等十一月结冰
很抱歉,长安没有永远的十月
第三十一天的月亮落下去之后
再升起来的那一枚,已换了身份
而我每年会留恋十月的空气
那轻的,那古老性的空气
那适合嫁娶的空气
那柔韧的、闪着光的物质
是存在的,是存在的!
遗憾的是我找不到一个容器
来表现它。本来语言可作为容器
而我又拙于言
在十月,拙于抒情简直就是犯罪
我只能等待下一年十月返回来赎罪
改革大街上有永远的十月
而长安没有。
但我在长安十月之后的其余月份
心里会轻轻地滑过一句诗
“这里永远是十月。空气很轻”
浏览 (15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横行胭脂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