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枸树事件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2-13 14:09:17    文字:【】【】【
摘要:这一天老司闲来无事,与老伴到广场闲走,不觉走到宝塔近旁,下意识地朝宝塔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多年不曾注意,塔顶上居然长出一棵枸树,绿叶纷披,郁郁葱葱,犹如华盖。估摸此树已有小碗粗细,树根像粗壮的钢筋网络一样扣紧在宝塔十层以上的砖缝里,一根一根,历历在目。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倘若这棵枸树再像这样健硕地生长下去,树根势必越长越粗,若是遇到大风大雨,天风摇动着树身,雨水顺着裂缝直往塔身子里灌,后果不堪设想。
雍州城南的广场有一座宝塔。据县志载,此塔始建于唐至德二年。这是一座方形砖塔,底座周边长四米,共十三层,从七层以下,大体上保持了这个宽度,八层往上,一层一层逐层缩小,直至塔顶,整体上看起来挺秀而丰润,非常壮观。塔的每一层都有四个檐角,每个角上都吊着一个小铜铃。由下向上看,每个小铜铃都与上下的铜铃相对,在塔身的四个竖的棱角之外,构成四条虚的竖线。每当风起,小铜铃在风中微微晃动,整个广场就能听见一片细碎悦耳的丁当之声。塔顶还有一个空间,四周镂空,里面嵌着一颗金色的圆球乃镇塔之宝,据老人说,月明星稀之夜,有时能看见它散发出柔和的光晕,使整个宝塔都沐浴在一片静穆祥和的光辉里,于喧嚣热烈的红尘中心,烘托出一个圆满、自在、博大和崇高的宗教境界来。
的确是一座神奇的宝塔,凡到过雍州城的,都会注意到这座古老的宗教建筑,当地居民则莫不以拥有这样一座宝塔而深感自豪。与宝塔有关的传说一直很多,尽管如此,可要说就是这座宝塔,忽然闹出一场轰动一时的枸树事件,本县德高望重的文化文物局长司朝轸还为此搭上了性命,大约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原来这座塔太古老了,古老到极致,就生出一些怪异的征兆来。
这一天老司闲来无事,与老伴到广场闲走,不觉走到宝塔近旁,下意识地朝宝塔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多年不曾注意,塔顶上居然长出一棵枸树,绿叶纷披,郁郁葱葱,犹如华盖。估摸此树已有小碗粗细,树根像粗壮的钢筋网络一样扣紧在宝塔十层以上的砖缝里,一根一根,历历在目。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倘若这棵枸树再像这样健硕地生长下去,树根势必越长越粗,若是遇到大风大雨,天风摇动着树身,雨水顺着裂缝直往塔身子里灌,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县文化文物局长司朝轸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一座多么好的宝塔呵。它不只是作为文物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同时也是雍州古老文化的象征,怎么能让一棵枸树置于危险之中呢?此后司局长多次独自骑单车到广场,从各个角度朝这座宝塔端详。他爱这座塔,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有多少个清晨曾在宝塔下背诵课文,多少个星期天曾在这里拍照、散步、踢球,又有多少个明月之夜曾经在塔下席地而座,和同学们纵论社会人生。这座塔后来甚至是他和老伴谈情说爱的见证。前一年县政府调整县城规划,组织专家论证后,决定以宝塔为中心点,拓宽东南西北四条主要街道,决定的要旨是要使得站在四条大街任意一条的最远端,都能看见一座完整的巍巍宝塔。目前东西两条大街的拓宽改造已经完工,早晨会看到一轮旭日从宝塔身后冉冉升起;到了傍晚,县志所载宝塔夕照的著名景致,更见名副其实。工程完成后,就在宝塔下举行了竣工庆典,各企事业单位、各个学校都派文艺队表演了精彩的文艺节目。经过改造后,早上来这里锻炼身体的人多了,傍晚来这里散步的人多了。春天总有学校在这里开运动会,秋天县上又在这里举办商品交易会,宝塔广场一时成为雍州城不可多得的极好去处。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会为保全这座宝塔而奔走呼号,更可况一位身负文物保护重任的县文化文物局长呢?尽管在一些人眼里,一个小小的县文化文物局长,在官场上只是个无甚要紧、也没什么油水可捞的闲职,况且再过几个月也该退休了,有不少不甘寂寞的官员处在他的位置,早就开始考虑退下来以后的安排,或是搞个经济实体自任总经理,或是在哪个协会挂个闲职,也不枉了老有所为四字;可司朝轸不同,他是本县文物管理的最高官员,不把隐患除掉,对不起全县人民,对不起这座千年宝塔。
佛塔保护,刻不容缓。老司立即组织人力考察论证,制定了加固方案,向县政府打了专题报告。政府批文明确:宝塔是全省一级文物,一定要剔除塔顶上的枸树,确保古塔完好。组织实施时,考虑到施工中牵扯到塔上文物的安全,专程从市上请来了文物保护专家进行现场指导,县公安局派出大批警员负责安全保卫。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并不复杂的施工过程中接连发生了两件怪事,一时间搞得街谈巷议,满城风雨,雍州及周边县份惊恐不安,四野震动。
第一件事,塔顶宝球失窃。工程是由城关建筑工程队承建的。经过一周忙活,刚刚搭好了脚手架,当工人带上刀斧登上塔顶时,发现那颗镏金宝球早已不翼而飞。案情重大,县公安局刑警队立即组织了侦查小组,登塔拍照,明查暗访,但一两周过去了,迄无进展。据民间人士私下议论,此球很可能被盗于文革期间,因为武斗时曾有红统站一派与矿临统一派争相往塔上拴过高音喇叭,当时使用的都是大型吊车,虽离塔顶尚远,究竟已上了第八层。也有的说,可能是解放初贼人比试高低时被盗。另有的人说此球就被盗于施工期间,因为此前不久,还看到宝球在塔顶熠熠发光。可施工期间天天有公安人员轮流值班,贼人纵有盗心,又如何得手呢?一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第二件事,施工的第八天,忽然从塔内钻出两条怪蛇。
最初是枸树被民工小心翼翼地凿断了,那棵枸树果然长得不小,被民工从高高的塔顶扔了下来。一老年民工看看地上的树,觉得扔了可惜,扛回家又太远,倒不如给了临近的老俞家,也算做个顺水人情,就叫了俞家老太太来把树取走。俞家老太太乐得白捡一些柴禾,就将树拖回家放在院子里让它自然风干。谁知当晚俞家老太太做了一个梦,梦见一青一红两条小蛇一前一后来到她家并口吐人言,声称树是它们的伞,要求还伞。既是梦也便罢了,但俞家老太太早上醒来不经意到院子里看看,果然看见有两条小蛇一青一红在枸树枝下盘卧不动。俞家老太太一向信奉神佛,以为是神佛显灵,连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辞,不敢起身。最后还是邻居楚老太太出了个主意,说赶快去商店买一把新伞,送两条神蛇回家。俞家老太太闻言,急忙买回一把大红尼龙伞放在塔下,并焚烧黄表火纸,低声祷告,大意是说下界小人无知,不意冒犯神灵,现在伞已归还,敬祈神灵归位。说来也怪,如此两条小蛇又一前一后回到塔下,钻进砖缝不见了。第二日早晨,那把伞也不见了。更奇的是,此后在每天中午九点左右,两条小蛇总要出来在塔身周围晒晒太阳,再钻进塔身的砖缝。据义务观察家说,两条小蛇好像有什么约定,如此一连数日,从不爽约。
钱越捎越少,话越捎越多。消息传开,越传越神,塔周围每日观者如堵,火纸越烧越多,吸引更多的人拥到塔下,都想一睹青红蛇的真容。时值雍州地方正遭遇百年不遇大旱,夏粮颗粒无收,天气更是酷热难耐,有心人便纷纷前来乞雨。宝塔周围既无任何遮蔽,方圆百余米内又是人头攒动,围得水泄不通。饮食摊贩见有机可乘,纷纷把生意做至广场。消息越传越远,越传越神,人越聚越多,每当青红蛇出塔,人潮汹涌,随时可能引发踩踏事故,形势相当严重。有人说可能是地震前兆,又有人说可能预示着社会动乱,一时震动城里乡下,波及相邻地区,事态开始向更难以预测的方向迅猛发展。
怎么办?在十余天的时间里,司朝轸食不甘味,寝不安枕。他脑子里很乱。为了保全古塔,那棵枸树必须及早除掉,他并不后悔当初作出的决定;但他确实又解释不清此后出现的一系列复杂事态。他是共产党员,知识分子,一个还算得彻底的唯物论者,不信神不信鬼,不相信有前世来生轮回报应,可是那神秘的青红蛇弄得连他也将信将疑,不知所终。据他所知,这座宝塔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传奇故事的中心,此后千余年里曾经有过不少奇闻怪事。据说最初是长安发生大乱,皇帝仓惶出逃蜀中,途经雍州时,最疼爱的公主染恶疾死亡,只好就地安葬。此后新皇平息叛乱安定天下,为纪念客死雍州的姑姑,传旨修建此塔。为修造此塔,地方官征集高手工匠三十余人,限令十个月内修造完工,否则按律治罪。工期越逼越紧,工匠们既无造塔经验,正不知该如何下手,忽一日来了一位云游老人,问工匠何事烦恼,工匠们告以原委,随即向老者讨教主意。老者笑着摇摇头,说他已是黄土埋了大半截的人,对世事了无兴趣,何来主意?说完掉头而去。工匠们细细咂摸老人的话,忽然茅塞顿开,立即动员人力担土围垫,工匠们也立即开始奠基码砖。土垫得多高,塔便建得多高,等修到最上层,封顶,镶好镏金宝球,又将周围的黄土运走,黄土搬完,一座雄伟的宝塔从此便魏然屹立在广场之上了。建国之初确曾有外地贼人潜来本地,把所盗财物藏在塔顶,以为万无一失,谁知第三天登上塔顶一看,财物完好,只是翻了个个儿,知道本地另有高手,急忙走人。到文革初年,到处都在破四旧,全县境内的神庙、古迹、包括名闻遐迩的大爷山琉璃照壁,几无幸免,但始终未有人敢将宝塔炸掉,倒是确有武斗派别看中了它孤标高耸的雄姿,架设过几只高音喇叭。巍巍宝塔,穿越千年岁月,屹立至今,而眼下天知道乱局将怎样收场。
事态在继续恶化。县文化文物局特意向广场派出了一个阵容庞大的工作小组,但目的含混,工作人员在人群外围走来走去,一面维持秩序,一面用电喇叭催促人们散开,不要听信谣传。县公安局的民警昼夜值班,全力维持秩序,但秩序还是越来越乱,俨然已经是一种失控的状态。据工作小组的成员带出来的消息,青红蛇确实存在,每天准时出塔晒晒太阳,人也是越聚越多,不肯按政府的要求离开。那些渴望子女升学的,想发财的,久病不愈的,求风调雨顺的,甚至求升官的、求子嗣的,怀抱着各式各样的想头,纷纷前来焚香祷告。所许愿心千奇百怪,有的说只要能护佑平安,将来给神蛇扯七尺红布;有的说如能从此吃药应验治好顽疾,将年年到塔下燃点高香;有的说只要保佑他发财,将捐巨资为神蛇另修庙宇将其供奉;有的说只要立马显灵普降透雨,他们将请本县最有名的戏班给神蛇连唱七台大戏;有的说如果能让他家媳妇生得一子,情愿在塔下跪叩三百个响头;还有的则振振有辞,一口咬定说神蛇是东海龙王的两个儿子所变,有的又一口咬定说是天上的什么星宿下凡,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闻讯赶来的远道人挤不到中心,便在人群外围纳头朝拜,焚烧火纸。
形势确实是越来越严重了。司局长组织了专门会议,县上还召开了几大班子都参加的会议紧急会商,一致认为事不宜迟,只有当机立断除掉青红蛇,才有可能遣散人群,慢慢平息事态。
灭除青红蛇的特殊任务经层层落实之后,落到了县看守所的三名在押刑事犯罪嫌疑人身上。这三名犯罪嫌疑人都是司局长根据案卷材料精心挑选的,是三名重刑犯,一名是暴力重伤害犯,为争夺稻田放水权将邻居周某用锄头致残,证据确实、充分,本人供认不讳,单等开庭审判;另一名是爆炸犯,因求婚不成而走火入魔,一度怀揣炸药包准备与昔日同学、本县银行行长之女同归于尽,不知怎么在实施的时候,只炸死了女的,自己却完好无损,后被公安机关擒获归案;还有一个是偷牛贼,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以此人为首的一伙人曾二十九次将本县耕牛偷运关中,情节恶劣,危害严重,民愤极大,已判刑十年六个月,只等押解劳改场服刑。三个人各有各的案情,但都身强力壮,天不怕地不怕。在任务实施前,老司曾代表政府分别谈话,告知这是政治任务,圆满完成任务,将视为立功表现,从轻处理;已经判刑的,将建议司法部门给予减刑。三个嫌犯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由公安人员押赴广场。次日晨九点钟,正是青红蛇出来活动的时刻,公安人员费尽周折,总算打开一条通道,由老司在前带路,几名武警战士荷枪实弹,押解着三名犯罪嫌疑人来到塔下。但是三个犯罪嫌疑人在青红蛇出来的时候倒变得迟疑不决。司朝轸一再下令动手,三个犯罪嫌疑人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勉强将铁铲举起却迟迟不肯落下,另两个先后拍击了几下,两条小蛇却拍而不死,反而昂起头向四周的人群观望。这时前边的直往后退,后面的直往前挤,“不要打!”“不能打!”呼喊声震耳欲聋,响遏行云。司朝轸惟恐迟疑生变,惹出更大的麻烦,急忙夺过一把铁铲,竖起铲刃“嚓嚓”两声,便将两条蛇拦腰斩断,几节蛇体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动了。
听说斩除了青红蛇,愤怒的群众一拥而上,“打死司朝轸!”“打死司朝轸!”“还我神物!”之声在宝塔周围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大规模和平抗议,即将演变成一场规模空前的暴力活动。幸得警察组成人墙全力阻挡,又鸣枪示警,局面这才勉强得到控制,县文化文物局长司朝轸和三名在押犯罪嫌疑人,总算得以安全撤离现场。
一项工期一误再误的文物加固工程总算竣工了。经过加固修葺之后的宝塔,基本保持了原有格局,但每一层的小屋檐都一律换装了绿色琉璃瓦,因原有镏金宝球被盗,此番重新安装了一颗纯铜的球体,因年久失修和树木增生造成的多处裂缝,采用现代科学方法进行了加固处理,宝塔的基座重新铺设了花岗岩方砖,周边换上了黑色铸铁围栏,拉上了两道铁链,看上去比早先更见壮观。但一场震惊城乡四野的枸树事件,其余波不可能很快平息。除掉青红蛇之后十余天,老司每天都收到几十封恐吓信,大意是说他已经对本县犯下大罪,必遭报应。一些人甚至声言,不要多久自有人替神行道,轻取性命。老司是革命干部,共产党员,嘴上固然不怕,内里多少有点虚,上下班老是莫名其妙害怕汽车,也不敢走夜路,老是疑心有人跟踪,后来干脆称病不出,除非重大事务,局里的日常运作一概交由办公室和其他几位副局长处理。不料如此一来,全县上下更是议论纷纷,到后来连最偏远的穷乡僻壤、沟沟垴垴最不关心世事的人们,也传说是本县的文化文物局长除掉了青红神蛇,过了一段又传说文化文物局长得怪病死了,参与除蛇的三个犯罪嫌疑人也一一暴死禁中。
这些话也许自有道理,但毕竟是流传民间的闲言碎语,若细细考究起来,其实都有相当大的出入:老司的确是死了,但死在传说死了的十三天之后,根据医院证明,是心力衰竭不治而亡。考虑到司朝轸兢兢业业工作四十余年,一向生活比较清苦,临退休不幸遭此意外,家属又一再据理坚持,县政府算是照顾性给了一个说法,承认司朝轸系因公殉职,享受相关待遇,但明令不得对外张扬;至于三名参与斩蛇行动的犯罪嫌疑人,眼下都在服刑,其死纯属虚构。

浏览 (143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