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故乡的槐花
作者:高一:杨淑涵    发布于:2016-02-16 09:32:04    文字:【】【】【

这是一个和谐而宁静的傍晚,我站在外婆家的院子里。院子中央有一颗老槐树,树上开满了一串串槐花,在绿叶映衬下,显现出如雪的洁白。

“下雪了!下雪了!”那时的我在树下兴奋的喊着,并用力摇着槐树,想让如雪的槐花飘落下来。外婆总是慈祥地笑着:“傻丫头,你怎么能晃的动?”我跳进外婆的怀里,嘻嘻地笑着。槐花的甜香弥漫在空气中,我和外婆都被这香气熏得香喷喷的,在夕阳的映照下,这香气散发的更浓,更远……

夜晚,月亮出来了,给大地笼上了一层薄纱。我睡在靠窗的小床上,睁开眼睛向窗外望去,一轮明月静谧地悬在半空,槐树在月亮下面,它的枝干刚好能碰到月的边缘。月亮正如一盏冰灯,挂在枝头,吐洒着皎洁地清辉,为槐树镀上一圈银光,槐树如月桂一般,在窗前静静的沉思。槐花的香气混合着月光跃进屋里,充盈在空气中,在空气中舞动,在我鼻尖碰撞出甜美的乐音,留下熨帖而微甜的梦…….

清晨,我被一阵“沙沙”地响声吵醒。我往窗外一看,外婆拿着一根竹竿,竹竿顶端绑着一把小镰刀,轻轻的往树上一削,一串串槐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落在地上,落在外婆身上。我连忙爬起来,跑到外婆身边去抢她手里的杆子。外婆忙把我抓住:“快松手,别摔着!”我帮助外婆捡地上的槐花,把它们装进箩筐里。不到一会儿,箩筐就满了。外婆把工具放进屋里,我背起箩筐就往屋里跑。瘦小的我怎么能背得动,箩筐把我压的东倒西歪。终于,我支撑不住了,一下子摔倒在地,槐花洒在地上,我“哇”地一声叫了起来。外婆闻声赶来:“疯丫头,怎么又摔了?”外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连忙抱起我,看看我有没有摔着,然后连忙把辛苦摘来的槐花装回箩筐。我捡起一朵落在我衣襟上的槐花,摘掉花托,放在嘴里吸吮。里面的蜜水涌进我的口腔,在舌尖甜甜地如花朵般绽放,驱散薄汗,留下丝丝的凉意。这缕清甜如糖,似蜜,沁入我心脾,使我的心田更加滋润……

外婆开始准备早饭。她从井里打上一桶清凉的井水,用葫芦瓢把水舀进盆里。捡出几串槐花浸入水中,用手轻轻搅动,洗去外面的灰尘。洗净后,外婆把槐花捞起,在空气中甩几下。外婆的手和槐花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槐花上的水珠飘散在空中,在太阳的映射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外婆把槐花朵朵摘下,放进竹筐里,沥干水分,然后裹上面糊,做成小饼状。豆油顺着锅壁滑下,在锅底聚成一个完美的圆,在火的加热下,冒出气泡,噗噗作响。外婆把小饼放入锅中,忽地腾出一阵白雾,在空气中飘散开来。外婆不停地用铲子翻动着槐花饼,直到两面都被酥酥地炸成金黄。关上火,把金黄的小饼盛进盘中,豆油和面粉的香气,伴随着槐花的奇香,在空气中,缓缓地荡漾开来……

我每年都要在槐花盛开的季节到外婆家品尝槐花。

随着学习的繁忙与任务的繁重,我已经好久没去外婆家了。那一天,我到外婆家,发现外公外婆在老槐树下叹息,我像往年一样摘一朵槐花放在嘴里。外婆告诉我,这里马上就要拆迁了,他们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过不久就要搬到那里去,而这颗老槐树也会随着老屋的消失而消亡了。嘴里的槐花不止是屡屡清甜,也增加了些许的深沉与凝重……我该回家了,外公外婆在槐树下对我挥手,他们的头发被飘落下来的槐花染成了白色。

槐花如雪,雪是树的衣,槐花是树的裙,望着即将离我而去的槐花,眼角中泛起了涩涩的潮湿……

 

浏览 (38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高一:杨淑涵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 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