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屈永林诗十五首
作者:屈永林    发布于:2017-02-11 21:47:26    文字:【】【】【

屈永林诗十五首

作者简介:屈永林,生于六十年代,汉中市作家协会会员、汉中市诗歌研究会副主席,《文化汉中》副主编。作品发表《时代前沿》、《第三极》、《延河》、《汉风》、《秦都》、《文化汉中》、《乌鸦》等刊物。出版合集《四人诗选》。

 

《十一月的沉默》

 

被追赶的风也有停下来的时候

拉长的思想暗淡下来

村庄、城市、工厂、所有的道路

还有我的骨骼、心脏、还有我的手

还有我的嘴唇和愤怒

大地凋零,没有声音

就像思想没有声音,就像

对你的恋人没有了渴望

 

十一月的沉默就像树一样的沉默

叶子黄了,红了扑向江面、阴沟

还有像建设一样的沉默

像石头一样的沉默,被丢弃

或者在玻璃柜里哭泣

 

《魁星楼》

 

我手中还剩半支香烟,半支给了大明

半支留给大清

进士们在一支香烟中交谈

 

我手中没有江山,万卷诗书

泼墨般的山河

晚钟响起,海拍击过多少次东海岸

 

七次升起风帆,一个秘密

到今天或许还是一个谣言

那支庞大的船队把世界的海洋搜遍

 

木头做的头颅死得依然威严

更高的墙内即使早晨的太阳

也只能照出半个脸

 

万卷诗书也没有造出一支步枪

一支步枪抵进帝国的心脏

或许你仅仅缺少几个裸体女人的画像

 

我已厌倦了你们的争吵,魁星楼外

很远的西方,一个小孩正对着池子撒尿

那个雄健的大卫让我充满了想像

 

 从汉中到南湖与一个王朝遇见》

 

从一场病痛里恢复,身体

就像从一条栈道里偷渡

此时的秋天闪出诗歌的脸

在一滴秋雨里和一个王朝遇见

桑田陌路,一个汉代女子的眼泪和曲线

在汉中通往南湖的路上反复出现

甚至在出现红灯的时候

思想在一个王朝最高处突然中断

高速公路是否和一个王朝相连

时间闪回两千年,一个人

被另一个人月下追赶

一个没有犯下的错误,只唱了一次楚歌

就让一次奔逃沉沦了江山

 

可是有太多的时间和地点让错误浮现

就像赶赴的一场饕餮盛宴

一组阿拉伯数字和白手套

使忘乎所以的速度停止。使身后的西汉

转过身。在一面斜坡上沧浪走远

那时候黄昏升起。一个沉默的人

送一轮东汉最后的斜阳。这之后

道路上有琴音响起。与我同行的人

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并没有出现

 

就这样自己把自己的影子在南湖看见

背后深远的天空有飞鸟穿越

树叶和蝴蝶像汉字一样飘落,有清风吹来

一阵轻风就翻动多少长满皱纹的脸

 

《在地球的上面》

 

我随手找来一块石头,我就坐在地球的上面

宿命从掌纹开始。脚下一半莲花,一半兰花

我在等一个和我相同的人。

在莲花中走近的人我错过了,留下三种可能

在兰花中走远的人我错过了,只有余香和背影

 

在地球的上面,鸟的羽翅蘸满风

云朵和梦栖落一片森林

还有一片更大的森林被墓碑围困

 

在地球的上面终极的命运已被肯定

那些走近的人和走远的人不是花朵便是烟尘

 

《静物·菊花或自画像》

 

其实我不是最后的缄默者

我不说话。菊花是秋天的嘴唇

菊花的语言是最安静的语言

她的心脏安静的象一滴雨

在半空中悬浮,不会落下

 

我怎么看菊花都在暗预着什么

斜坡上的阳光不在温暖了

她走了,所有的爱在阴影里走远了

或者,在一只手里不是紧握了

或者最终的时刻不远了,或者

乌鸦在接下来的冬天不再出现了

死亡的盛宴没有黑色的舞者了

   

其实我的手在菊花里开始无力

我的眼睛在菊花里持久的忧郁怀疑

我的鼻子嗅到阴影里的骨头

我的耳朵使所有的时间都在停止

可是当一辆马车从我的面前经过

我看见了整个黄昏的天空

漂满菊花的尸体

 

《傍晚的卡夫卡》

 

卡夫卡左手握着一块铁

走进拼凑的傍晚。我

被传导的硬度,越临近黑色

越是红晕。血

泼洒在群山之顶

卡夫卡把铁扔出去

乌鸦开始飞翔

 

欧罗巴跳跃着黑色的舞者

亚洲沉默

谁被淹没在黑夜之门

在铁和红晕里坚持

那种虚徦的意志

在不断变化的行头下

未日穷途

 

我只是看见卡夫卡的背影

而他的额头已撞碎比利牛斯巅峰

 

《整个下午》

 

整个下午,我都坐在一面山坡上

看远山的寺庙,树木,路,偶而飞过的鸟

秋日温暖的阳光在坡下的河流跳动

我想说的话被河水磨亮

 

整个下午,我都看见树叶在不停的飘落

没有风,它们没有远离

甚至它们也将红,黃的颜色随尽

它们将走完它们的一生

 

整个下午,我关了手机

不想再听之前同事说买纪念币排队的人群

不想再听之前的股市疯跌后又涨

整个下午,只有盘山路上汽车的马达弄出了声响

 

让蒙蒙细雨重回大地吧

我只想在我离开山坡后

蒙蒙细雨能湿润远处的山岗,寺庙

让最后的树叶在树上多呆一会

我只想有一场细雨不要错过我的故乡

 

《在花果山眺望褒水以西》

 

被轻描的褒水以西,此时

被淹在黃昏的肌肤里

褒水把时间磨亮,隔空尘世三千年

你只笑了一次

西周便成东周了

我仅仅是吃过一个桔子后

乘人不备,偶而的看了你一眼

 

 

《草垛上的光阴》

 

睡在南郑山中的草垛上

天上飘来几块马一样的云朵

我知道天空没有老去

我在它的面前不过是一瞬的光阴

草垛下的山谷曾为沧海

游动过充满杀机的漁

如今这些高大的山谷生长出道路

或许蚂蚁伸出过一腿

恐龙就跌到在路途

 

远处还有低矮的农舍

在一群老树中深睡

曾经喃喃哭泣的婴儿

不过堆起几十年的草垛

就是风蚀残年的老人了

剩下坚硬的墓碑和骨头

也无法抵御光阴的刀刃

 

我不能从草垛上看的更远了

在山的豁口

一个城市在延伸

河流和路并行,那些奔跑在路途的人呵

谁能象我一样在草垛上伪装一场睡眠

然后挖几株兰草

做一场春暖花开的好梦

 

《诗艺》

 

红狐狸摇动尾巴

冬天被摇晃。雪未落

落叶布满路途

堆积在路途中的词,零乱而伤感

未名的树脱下最后的衣服

留下时光的伤痕

我从堆积的树叶走过

踩响诗

 

兰草与青㭎连根

总在危险的山崖

晃若隔世的山河

愈来愈近也愈来愈远

手中有一株兰草

静待春天的香气

红狐狸的尾巴,我从来就没有紧握

 

被风吹响的远方

不过是心敲响的暮鼓

从萧索中登高

我看见深远的天空下

一个樵夫挥舞着闪亮的利斧

 

《妄想》

 

我离开的时候,只有影子

被我幻想成一片黑夜

被风撕扯,秋天被扯进冬日

 

只有影子,如水泼洒在地上

地上有一张空了很久的椅子

阳光照出影子

搁置,哲学浮在椅子上

被影子暗示

暂时不用的东西,騰空

大脑中只有影子最接近妄想

你,从来就不真实

 

一定会走到那里的

不是远方,也许就在身边

也许在我的身后早已存在

只是我没有转身

或者天目未开,或者

太神秘

 

时辰未到

尽情妄想

 

 死亡墓碑》

 

一个时代死了,下一个时代

提前淹死在雾霾里

那些越来越高的大楼

就是越来越高的死亡墓碑

 

死亡墓碑越来越多

死亡被镕断再死亡

只有贝爷活在死亡地带

他吞吃死亡

活着,用原始的火

 

如此多的人活在死亡里

活在互害的模式里

爬在墓碑的顶部,落在肉欲纸币的泡沫里

以死亡的生活操渡死亡泛陈

 

一个时代的恶之花围绕死亡墓碑盛开

一个时代的尽头灵魂先死

 

《父亲》

 

来,坐在1949年的门口

父亲推开一扇厚重的门

门里有1949年的一堆火焰

那里是父亲的父亲的魂

从此一个书生在1949年有了一支步枪

这支步枪在每一个黎明将父亲唤醒

 

我跟随你走进1949年的门口

饥饿的父亲好像看见身后有人

我踩着他浓重的影子不能出声

我看见火焰里父亲一双无助的眼睛

 

我蛰伏在你的手指上

看见你射出的子弹杀死的每一个人

我还隐身在你的眼泪里

在你走过的山河里一阵一阵的痛

 

父亲,那支步枪最终还是离开了你

我和你却不停的离别和相逢

今天194916岁的你爬上我的纸格

那扇门在我的笔尖万分沉重

 

《唐都陷落》

 

趁着夜色尚早想想中产阶级

想想西服,领花,牛棑刀子叉子

想想泰坦尼克号那四个拉小提琴的绅士

想想爱情,葡萄酒,流浪的诗歌

和在路上丢失的行李

 

请不要随地吐痰

 

趁着夜色尚早想想那些只飞翔一次的中产阶级

或者他们是自由落体

想想那些割裂的阶级

对现实的一次审视

书籍里埋藏的思想,文字

左手和右手握在一起

未来和历史缠在一起

我心生悲悯,唐都和我一起陷落

 

此处禁止张贴

 

趁着夜色尚早让我侧耳倾听唐都的心跳

骨科大楼更像一块骨头

住院部大楼从天上降落

窦性心律不齐,神在远去

一双老北京步鞋在大理石上踩出柔软和枯朽

谁在焦虑梦中的大唐盛世

那些漂洋过海的中产阶级

不会为明朝不选择唐都而羞耻

 

此处严禁昅烟

 

趁着夜色尚早让我尽情的吸吮落日

落日雍肿如七只睡眠过度的狮子

没有群山的遮挡

只有高楼的玻璃和中产阶级的表情

眼中无神有如落日无神

眼中有神充满机会的贪婪和无耻

向上的天梯被牢牢得封死

向下陷落露出利爪和牙齿

此时的我心生悲悯

一双老北京布鞋碰到满地爪牙

 

暮色》

 

暮。色从何来

我身体里的苍茫不断湧出

 

一副黒色的披风

被色镂空

柔软的骨头靠近

暮色中的爱情

 

背景被提高

天空低垂

泛黃的色里感觉不到风的流动

 

就这样闭上眼睛

让你重合在六点钟的时针

浏览 (26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屈永林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