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羊白诗十六首
作者:羊白    发布于:2017-02-11 21:49:53    文字:【】【】【
羊白诗十六首

羊白,1972年生,汉中某国有企业职工。诗文见《青年文摘》《北方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佛山文艺》《湖南文学》《延河》等。有诗集《上帝给我纹了身》,散文集《一棵树长成不容易》,小说集《祖母绿》。

《一把手在黎明的天空挥舞》
     
像是要唤醒整个城市
一把手在黎明的天空挥舞。像太阳,像旗帜
竖立在城市上空越过所有人群
一把手的高度,是比权利的水塔还高的压强
让水四处奔跑
以神的名义,一把手把另一把多余的手插进裤兜:
人啊,天亮了你们劳动吧
劳动着是美丽的
在一把手的天空下劳动是幸福的
因为一把手是你们的。只有一把
你们要服从,不是为我而是为你们自己
为生活俯首称臣吧
一把手的傲慢,甚至善解人意
一把手在天空挥舞着挥舞着是多么豪迈
像一只无法无天的鸟。让众多的手产生崇拜
让他们看清了他们是用两把手来劳动的
而他只用一把,就唤醒了整个黎明
 
        《春雨来到城市》
 
以渺小的集合,春雨来到城市
春雨在高楼上玩耍,在玻璃上嬉戏
粗大的城市湿漉漉的,像极了一个肥胖的富人
爱怜地任她在自家的泳池天真浪漫
春雨跳着笑着,温柔了行人街景
春雨从玫瑰花瓣,从足浴房洗发屋坠落下来
触到冰凉地面。让她想起泥土的松软
身不由己。春雨,被飞驰的车轮再次抱起
抛向人群。春雨尖叫着
品尝着城市的浮华,在大街上狂奔
春雨,被碾碎了。
愈来愈弱,愈来愈小
雨后的大街肮脏泥泞,四季如春
春雨躺在铁板上
躺在她梦寐以求的温床
拒绝为自己留下同情的泪滴

《热火朝天的工作》
 
三班。从厕所解决回来
温情的黑暗,在进入车间大门的刹那
被一种角度的照亮,看见了他日常的劳作
仿佛是从洞穴外面
另一头不期而至的兽
尖锐地察觉到了与自己的不同
 
灯火通明
深长阔大的厂房像一个古代的作坊
一个个健美的纸人,提着铁钩
在热火朝天的盐浴炉之间无声移动
蒸腾缭绕的氯气,虚化掉汗水和毒
有了几分仙境和对劳动朴素的赞美
 
这便是我看见的,我热火朝天的工作
有一种惊悚的美
从烧红的铁块上冷却下来
我知道,现在是深夜
所有的强度都暂时弯曲
都在睡眠,做梦
 
而我必须立刻加入进去
来完成它心脏的搏动
这便是我热火朝天的工作
看上去很美,不看时有些单调
刀具排开它坚硬的牙齿
世界的打鼾无需闭上嘴巴
 
《上帝给我纹了身》
         
 我已经不再感到耻辱
我接受我身上的纹身
她们已进入我的血液,成为病
与命运共舞的一部分
二十年了,她们像寄生的植物
在衣服里,皮肤的画布上,悄悄生长,触目惊心
而我假装视而不见,依旧体面地生活
已经有好多年了,我已不再看自己的裸体
那些不痛不痒的花朵,我以为可以遗忘
然而不行,妻子不行,我亲爱的未来的女儿不行
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却找不到被原谅的借口
必须要和他人一样,皮肤光滑没有任何杂色
在肉体上预先平等,精神是奢侈的东西
现在她们合而为一,造就我现有的模样
我不骂上帝,不骂爹娘,也不骂自己
我的少年,吸收了太多的潮气、邪毒
上帝把一条蛇,偷偷放进了我的体内
我现在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给我纹身
她要把我区别开来,成为永远的少数
让我自卑,隐忍,不能在光天华日下大声说话
 

《最清闲是写的时候》
 
起初在写完之后
舒一口气,结束了
一段旅程的疲惫和焦虑
总算是了却了一段回忆
现在成为优美的文字
阅读,欣赏,裁剪漂亮的衣服
只有嫁出去的女儿,才是好女儿。
只有死者的衣服,才能证明他的身份。
活着,就是证明。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断修改出生证的过程
于是我看见那么长一串野兔
光荣拔高了猎人的后背
让我羞愧,自卑,迟疑
于是我看见那么多的交叉
缠绕着,一条条咄咄逼人的蛇
在杯盘的刊物上互送礼物
于是涌来更多的疲惫,焦虑
温度和湿度,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的信封跑向更多的地址
我的身上冒着别人的汗
黏糊糊的,像一节去皮的山药
像一只熊,用虚弱来演绎冬眠
不断减肥,用讽刺来保持身材
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别人
漫漫长夜,孤枕难眠
怀里的美人是别人的新娘
疲于奔命,在勃起里挽留
塌陷下来。惊起鸥鹭
这一次,我落入深坑
一屁股坐下来,打量天赐的房间
只容留我一个人的秘密部队
我的恩人和敌人是我的
我的痛苦和幸福是我的,满满的
空杯里只有呼吸,我享受
在黑夜里擦拭玻璃
在皮肤上画出节奏
最清闲是写的时候
 
《在这个秋天我写下落叶》
 
一个人一生中爱过的人可以很多
而我要恨的,却没有一个
我没有殊荣,遇到春天的繁花
我走在大路上,据说可以朝天的大路上
那么多的太阳把我光合,把我作用
那么多的枝叶,遮蔽我
给我荫凉也滴下毒液
我像一个谦卑的孩童
我一直以为我是幸福的
我一直以为到了秋天就会有收获
我一直以为,人是可以弯曲的
像秋天沉甸甸的稻穗,那么多
它足以压垮一切虚荣,抬举的人
连果实也是圆的
稀松的。卸掉肩上的担子
我两手空空,像一个闲人
默认太多,找不到一个尖锐的出口
我看见苹果,搬上卡车
奔赴一场场价格的中转,
她娇媚的脸庞,已与我无关
我多么希望:可以成为一个离别的人
我多么希望:我的一生只有一件衣裳
只爱一个人。
哦,就要走了
在走的同时我写下落叶
 
《不必》
 
不必强迫自己
没看到的书就不必看了
没听过的歌就不必听了
没结识的人,不必结识了
奔四十的人了,不必跟身体较劲
没有的肌肉不必锻炼了
没有的女人不必假设了
没获得的,不必获得了
坐下来,陪自己喝杯茶吧
没爬过的山不必去爬了
没走过的门不必去走了
没跪拜的,不必跪了
伸伸腰,乏味时张开的那样
看看玩具般的居民楼吧
看看大街上带电的音符吧
承认这不是大海
不必辽阔、蔚蓝、要鼓出
救生圈和心旷神怡的帆船
不必折磨,和影子过不去
不必镜子,要雕刻水出手
不必睡前,每抚摸一次沙滩
                   
 《祭拜》
 
看,看它们在交配
雄的沉醉于雌的,雌的吞噬着雄的
着魔了似的,它们交缠在一起,跪下来祭拜
忘记了螳螂的肉身,忘记了蝎子的毒
 
螳螂或者蝎子,这些丑陋的昆虫
此刻它们正在相爱,在交配,在祭拜
以打斗的方式相互拥抱,爱得死去活来
你死我活。看它们的爪子,刀子,毒
 
在琴弦上拨弄。如此缠绵悱恻,惊心动魄
以最激动人心的方式,把肉体献出去
献给爱人,献给生命
——这永远不必谋面,未来世界的孤儿  
 
《母亲》

这盘子,是从前的一块泥
这筷子,是竹子的一部分
结论得出的时候
细节在流失……
 
像我们曾居住的“宫殿”
只能靠想像去丰富
而母亲,她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已干涸,不再流血
 
下午的阳光照进厨房:
母亲埋住头,旋转用了一辈子的锅碗瓢盆
风,无意间捏住她的头发
明晃晃的
 
母亲,在我们细看的时候
就已经老了。细想起来
我们从来都没叫过——
母亲。是书面语

一个太过苍老的称呼
 像供品。用心来跪拜的
又像下垂的井绳
在空井里晃荡……
  
小时候,我从一个女人去认识女人
现在,所有的女人使我们懂得母亲

《轻盈的气息》
 
从多个方向,你啃噬青草,把我团团围住
风压低草尖,你白瓷的目光,像棉布,抚过山岗
小溪也流过来,欢喜地,清洗
你咩咩叫,在阳光里撒欢
蚊虫飞舞
就这样一直躺着,眯眼,直到死去
 
《雨过天晴》
 
吃完面皮
回来的路上,从杉树的缝隙,鸟鸣泛起
我停下来,久久
看那么多的绿梳子给天空梳头
 
每一把都是新的
湿润,在来时的路上……
羊啃噬青草,少年手提箩筐
我站在边上
 
呵——呵——雨过天晴
我抖抖脖,状若木鸡
清新,像湖泊
浇下来,把我清洗又倒掉
 
《小树林》
 
二十年。第一次去远方
竟然不是为了理想,也不是……
网易并不容易,同学录里堆满了木头
 
好木材,就是好木材。是岁月砍伐的结果
尽管骄傲、并非刻意;他们,安静的一排
毫无睡意
 
回头有多难。回头,仅仅需要一根棉线
我捻着它,走在独木桥上
有点摇晃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片晨光里的小树林
那么小,那么安静
没有一只鸟。
 汉江之滨(组诗)
 
《我是一个实用的浪漫主义者》
 
每一次到江边去散步
我都会顺手带上肮脏的抹布
地垫,或是别的什么要洗的东西
我会在我的心情放飞之前
先把它们洗净,晒在沙滩
(包括我的坐骑,一辆老式自行车)
然后坐下来,沐浴天光
就像是她们的父亲
眯眼陶醉也不忘守住清白
 
我是一个实用的浪漫主义者
我从来不买精美的饰品
因为我的收入有限,是个窄人
我习惯在我的生活里寻欢作乐
把一些废品
变成花样装饰我的空间
我的浪漫只在心里
在文字里。
我的生活是写实的
是一条被踩得很实的路
只有当大雨来临
才溅起磅礴泥泞和泪水
 
 《 沙窝里的蝌蚪》
 
肯定是春雨结束,江水下落时
它们没及时退去
肯定是太高兴了,想和春雨多玩一会
体会一下天上的水和地下的水有何不同
肯定是忘我了。
忽略了光滑的沙滩
早已被好动的人们踩出陷阱
肯定的,它将死去。
即便它有着一颗比人类的还硕大的老壳
即便它的小尾巴一直在徒劳地找妈妈
它将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点点渴死。
(而温柔的春水就在身旁,几厘米的绝望)
狂野,它扭动的姿势
再一次告白世界人祸胜于天灾
除非我现在将它营救
除非春雨再和它进行一次约会
并愤怒地用一场大水灭掉两岸的一切人迹
 
《野鸭》
 
轰隆隆的挖沙船
把它们赶到了汉江的南湾
逆光,我站在北岸
目睹它们有限的快乐
一群胆小的女子,饥肠辘辘的女子
沦落到今天的下场,是否会想起
生活在沟塘里的她们的表妹
闲适的肥胖;自己的漂泊
 
她们将在挖沙船的前进中不断后退
在踏青而来的游人间不断起飞
划一个弧线,又幸福地照临水面
所求的:不过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看见的:分明是一片快乐的水域
即便这宁静短暂
即便这水域愈来愈小
可她们细浪上的涌动
还是有了几分天鹅的尊贵
 
《侧身为鱼》
     
我清楚地知道
我这辈子,不可能再去别的地方了
这山青这水秀这封闭
这竹子这银杏这水杉这柑橘
这小麦水稻玉米高粱蚕豆芝麻生姜魔芋
都是我的粮食,我的盆盆,我的水域我的呼吸我的泥了
 
现在我懂得了,什么是别无选择
死心塌地。就像我的母亲只有我
我只有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只有明天
我们就这样手足相连,在自家庭院
围一个圆。就是这样,只能是这样
我侧身为鱼,以逼仄的游动来表达对世界的热爱
 
浏览 (27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羊白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