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庞嘉树诗16首
作者:庞嘉树    发布于:2017-04-03 16:28:19    文字:【】【】【
诗人档案:庞嘉树,本名庞建军,70后,汉中市诗歌研究会会员,现供职于汉中市某街道办事处,诗歌作品发表于《延河》等刊物。


◎沙坡头

十月的暖阳驮着我,游走在
大漠里,走着走着,我就走成了
一头骆驼。 路指向天边,骆驼和我的踪迹
仿佛云朵上的光线若隐若现

风沙掩埋了什么?河边古老的水车啊,你可以
继续沉默。补疤的羊皮筏子啊,请慢一点
在历史里消失,捎上我吧,让我渡过那
虚无的、陆离的、谵妄的河流……在岁月的
风沙中一路走来,我背负着的青春的
记忆,一如沙棘果,早已不是原来的味道       

在人世的黑暗来临之前,我登上沙关楼西楼。此刻,我还想
探访一下,1200年前站在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里的
王维的心事


◎西夏王陵

揣着786年后的一个问号
赶到贺兰山下
像朝拜金字塔一样
我朝拜那一个尘封的王朝

一个王朝咬掉另一个王朝的下体
那些繁衍下去的王朝,不是断垣,

就是残壁。它今天的
面目,也不过是些更密

更大的裂纹。我心里装着一张
为民请命的奏折

但已经没有
掏出来的必要


◎若尔盖大草原

山,丘,树,依次退出,绿毯从瓦蓝的天边
向我伸来。心,被全世界的绿
填充。庆幸自已
有一双眼晴

七月的烈阳猫狗般舔舐
草原上的铁石失守荒凉

羊群,集成地上的云朵
咀嚼着绿草、绿风和绿绿的阳光

退化的马匹,在游客的手心迷失

"瑞士小镇"留得住嗑长头的信徒
朗木寺的钟声,招不回远去的人心
盘旋在苍穹的鹰鹫,随时准备做一次俯冲
去抢劫天葬台上升起的亡灵

深浅难测的花湖,藏一副
风云诡变的脸相

酡衣包裹的骑车汉子,像
传说中的飞车党

夕阳犹如我饥饿的心脏
在沦陷,充血的地平线暗暗地抬了抬。残月
露出大宋时的模样,己等待多时。经幡
一路招摇,帐房爆棚。烤羊,奶茶,
青稞酒,那么揪心

冓火引燃内心的柴火,互为陌生的手发出邀语
没等央金女子的眼里流出某种隐秘
没等到一句诗歌诞生,我就被盛满酒杯的月光
三两下灌醉


◎扎尕那

涅甘达哇神仙是绿色的, 
他让雄鹰驮来了青稞,梯田,草甸,
神山。蓝天和云朵 
像法轮一样在我心里盘旋
经幡,白塔,拉桑寺
等着我从人世的沙漠里脱身

我来了。“景色如此绮丽,”约瑟夫•洛克
在迭部的山顶上喃喃自语,“亚当和夏娃
应该在此诞生、做爱、繁衍……”
我也站在青稞丛中,就像一棵逃离了
雾霾的树,情愿在这里,慢慢变老
老到满头白雪,然后闭目坐等
一把温暖而明亮的
利斧莅临


◎腊子口

80年前,腊子口张着血盆大口
挡住了历史的去路
朵里寺中,毛主席坚定地摁灭了烟头

黎明的炸弹
炸飞了鲁大昌的鼠胆和堡垒
苍莽的山河在枪声中醒来
在天地的颤动中迎来新的主人

今天,我伫立在那座重建的小桥上
恰似见证了当年炮火的岩石
我在静默中看见了
那挂在绝壁上的
苗族小伙子"云贵川”的笑脸


◎岁月

空空的稿纸,在山河间铺展开来
将我引上南山,深秋火红的线条
向我和它汇集
那尚有余温的马和晚归的雁
己经隐入少女的梦中
我喑哑,挣扎,展翅
脚下的山城,灯火萧杀
我就是我在天地间写下的
一个逗号,闪着斑阑的亮光


◎紫柏山踏秋

夏天遗落的一片晚霞
已在丛林燃烧成火的标本
血红色的补丁
缝补秋与冬的间隙

暖阳以猫的温情
偷偷为我换上一颗
猎人的心
我胸中的猎枪在瞄准

像在会场上炸响一样
突然从三亚拨来的手机
惊吓了我和这片森林

亚龙湾海滨浴场晃动着
发光体的诱惑
我伙计的眼神
想必同我此前一刻一样

野鸡、锦鸡从身边“扑棱棱”而飞,
带走了我预设的心情。

紫柏山的北风,把手伸进
神女峰的事业线
岭南缤纷的针雨,开始了又一种缝补
一场计划好的麻雀会
隆重地召开
在我的望远镜里


◎暗夜中秋,月亮独白

盘古当初就给我和太阳哥哥安排好了
我俩负责轮流照应循规好动的地球弟弟
白天是他,夜间是我
我钻进地球人心里
不单是在中秋这一夜
只是这一夜,我和地球、太阳兄弟都说好了
我要以最佳真容当一回最佳主角
只是这个夜晚,有些人才想起我,渴望见到我
并想托我捎去一些思念
给他们的家人、情人和友人

我也想念,唐朝时候,那个常常邀我对酌的兄弟

实在抱歉,今夜,我令一些人失望了
我并没有爽约
只是觉得,有必要在今年这个时候
给自已蒙一次面
曝一下他们对家人、情人、友人
以及本宫
真实的嘴脸


◎花开的故事

当油菜花开得草木皆兵
天汉大地上演一场招亲仪式
娘子是那金色的花朵,赤裸裸,羞答答
任人围猎

酒店、面皮店、烧烤店提前涨价的脸
露出诡笑
我的一帮伙计始终在场内外的细节里折腾
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前去调嬉娘子
被一群蜂郎,凑得鼻青眼肿

土壤里,
完成了使命的蚯蚓,还在往深层里钻探
无暇理会身外的动静
只愿地上地下
无战事


◎油菜花开

像是缘于生物钟的叩响
家乡的油菜花,一夜乍开
三秦大地倾城而动

无数双眼晴争先恐后
来赶集,
春姑娘从绿树黄花间
羞答答地走出
蜂蝶与花妃,在
光天化日下偷情
白墙褐瓦,安歇不了怀春的心
加剧了炎症的城堡,在人们身后呻吟
阳光和我静立一侧,聚焦这一切

唐朝的油菜花儿,也定然
这么闲适地开着
开得定然比如今惊艳而安静
只是,花开时节的李白是个谜
至今无人查获他经过的证据
难道他命中注定会
一生错过?

今年,家乡的油菜花海依然
惊世骇俗,我
仍然没能够赶上


◎大年初一的心事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翻过南山的额头
爬到我怀里的时候
我正迷失在家乡的老林

陪伴我的,没有蓝天、云朵
也没有芬芳和鸟鸣
但有青树、清风和童年的记忆

怀春的朔风经过
悸动几棵铁匠木伸向苍穹的部分
脚边的落叶调皮地翻起筋斗

一根木桩及其横陈多年的躯干,在我面前放大
对接不上自己的年轮

新年的第一段良辰,被我糟踏在这偏僻一隅
一只毛毛虫爬上心头
泥土,鸟鸣,炊烟,返回心间
折叠了的时光在一帧帧打开
40多个年轮,我用一根烟的工夫走完
遗失多年的东西,
竟沉淀在记忆的底层
这个被称作家和家乡的地方


◎梵高还在

法国西部小镇的老屋还在
床和椅子还在
麦田、乌鸦和天空还在
当年的视角还在
梵高的眼晴还在
世界各地,你我之间


◎喜贵上访

儿子酒后午夜爬错本村李家姑娘的偏房而
摔成傻子的结论
已经盖棺定论
马喜贵一家就是不服

三年来,他们踏破了县镇机关的门槛
也“到市赴省进京”过
但就是不进法院的门
听说村里有人上访“成功”了
今年又偷着去赶全国“两会”
害得县镇领导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镇“一把手”亲自打电话、发短信都不管用
只好在他们背后施劲用力

全国“两会”开幕的前几天,京城传来内部消息:
"非访"取消了!当夜,镇“一把手”
和信访局长大醉

上访的人规规矩矩地
向国家的几个大门递交了
他们自以为是的投诉
十多天后,主动投靠了前去接访的干部
他们现在心里只想,政府给他们购买回家的车票


◎张幺娥罢访

接待了不下十次,张幺娥还在往镇上跑
一上班,她就准时出现在镇政府的大门口
镇长后脚进门,她前脚跟来
镇长解手,她在门外守候
镇长出门,她让他上不了车

当初,她一来就气势汹汹
要为不能当贫困户讨个理儿,否则将告到上面去
镇领导如此这般说了一大堆话
才把她打发走
过上几天,她又来了,她不要求当贫困户了,
但讨要贫困户的同等待遇
镇长如此这般说了一大堆话
才把她打发走
之后她来,不大吵大闹了,却让镇长承诺
下一年当上贫困户
镇长再如此这般说了一大堆话,
才把她打发走

今年上班一个多月了,张幺娥的身影和声音
没出现在镇政府,却在镇里的建筑工地上
不知是她的自觉,还是镇长的主意
只是听说,那个包工头对她挺好的


◎贫困户芮有财

流淌着县城财主血统的老鳏夫芮有财
己在跑马村与世脱节20多年

残破的老宅
透支了它曾经的富贵
站成上一个朝代的影子
贫穷的根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脑子

精准扶贫政策走到家的那个夏天
他生起一炉旺火

听村干部说要给他建免费房,他乐呵呵道:
“感谢党啊,感谢政府!”
城里来的帮扶干部老张,瞒着生病在家的妻子
从单薄的工资卡里挤出300块
买了30只仔鸡让他养,他又乐呵呵道:
“感谢党啊,感谢政府!”
快过年了,老张又给他掏了200块
让他买点年货,他仍乐呵呵道:
“感谢党啊,感谢政府!”


◎话题

王宝强发了,就在这几年,身价
数以亿计,富敌万名清洁工。他似乎
似乎很淡定。也许昨天的贫穷
太刻骨铭心

屠呦呦获奖了,奖金买不下京城一套像样的
客厅。她的出场费也可以很昂贵。只是
只是她心里装不下
与科学无关的东西

王宝强们没有错,他们付出过
劳模般的血汗,创造了
下里巴人逆袭的奇迹。为屠呦呦们鸣不平,
救世主的命运谁又来拯救?下一代救世主何年
能够出现?

电视选秀节目仍在
火爆地上演,孩子仍然
隔三岔五偷着看。总有一天,有人
会举起法槌,把那看不见的后台砸垮

浏览 (112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1) | 反对(0) | 发布人:庞嘉树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