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十里春风不如你
作者:易诗阳    发布于:2016-02-02 16:31:52    文字:【】【】【

这条路上,总是酷暑或寒冬。骄阳艳艳或天寒地冻,细说来实在无甚美景,而我跋涉千里,翻山越岭,百转千回终不厌。

从南往北四千里漫漫长路,一路风光变迁。始终不变的,是父母亲冒着大雪、忍着闷热,相携在车站伸长了脖子眺望,一见我便笑容满面的脸。起初我却不是全无怨言,于是迎接他们的常是我奔波十几个小时后的疲惫和不耐烦。直到那年冬天。

冬日严寒,我疾步走向客车,父亲提着沉重的行李箱跟在身后,母亲不住地将大大小小的零食用品往我背包里塞。人群熙攘,他们一路避让又要步步紧随,叮嘱的话音便带了些微颤和喘息。我头也不回地点头敷衍,满脸不耐。我望着黑漆漆的车窗听着母亲自顾自唠叨,眼看着父亲放好行李,终于出声:“说了不要这么麻烦我又不是小孩子,放心吧走了。”

转身上车,还未坐稳,母亲就跟上来,在车门处远远说:“下车要打电话。”

“知道了。”

刚放好背包,又看见父亲从车门露出头来,“一路注意安全!”

“知道了,回去吧。”

低头拿出水又抬头,两人又齐齐出现在眼前,扯出零食摆在显眼的位置:“路上别饿着多吃点。”

“知道了!车要开了,回去吧!”才终于送走二人。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转脸,发现父亲母亲还未离去。他们站在离车十米远处,冬日凛冽的风吹乱了他们的花白的发,她微眯起眼睛,他拢起手,谁也没有讲话,只望着我在的客车,眼睛眨也不眨。他镜片后的眼神有些迷茫,从车窗上游移,似乎在数数,又像在搜寻,终于将眼光停留在我前排的位置上。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孩子挥着双手向妈妈拿零食。再转眼窗外,他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手指着我前面的位置说了句什么,两人便一齐凝望,然后笑着挥手告别。那个孩子已经拿到零食,兀自低头,全然不知窗外有一场深情的告别。

黑漆漆的车窗,他们能看见的只是极其朦胧的阴影,我的父亲母亲,他们认错了人,只隔了前后座的距离,挥散着得不到回应的深情。车辆缓缓启动,从他们身边绕过又出站,他们的眼神一直追逐着那一个点,我急促地敲着车窗,想要引离他们的目光,指节扣在车窗上,只有微弱沉闷的微响,淹没在人群喧哗里。我只能凝望着他们,笑容里满是皱纹,鬓发斑白纷乱,却笃定而深情地凝视着“女儿”,又一次目送她离开。我早已泪流满面,那一刻我从父母亲的目光中读到太多,想要让我放心的故作坚强、希望我一路平安的担忧,想留不能留的寂寞,和理解支持的宽容。而多数时候,这压抑的深情,就像现在一样,被我错过。
这一条路,车水马龙全不在他们眼中。我来,便是繁花似锦;我走,便是灰败凋敝。

原来我竟忘记了,这条路还有一个名字,念起来都要极尽温柔。名曰,归途。

从南往北四千里漫漫长路,一路风光变迁。从长青的树木到光秃树桠,母亲总唠叨:“家里很冷哦,不想折腾你,可是实在想你,辛苦你哦。”从曲线温婉的丘陵到骨骼峥嵘的高峰,父亲总教导:“要正直,在哪里都要有铮铮骨气!”我已经熟悉哪一条河冬日里必然结冰,也已经熟悉哪一片森林在夏天里十分茂盛,而百转千回,不厌不倦。

四月里,母亲打电话来,咋咋呼呼地说从网上看到文曾路上开花了,要我不负春光一定去看。我揉揉眉心放下工作,即刻前往。姹紫嫣红,享尽风光,美则美矣,却抵不上那条崎岖单调的长路。

十里春风浩荡,惹人沉醉,却终究不如归途的尽头,父亲、母亲含着温柔、含着期盼,含着爱的绵长目光。

浏览 (86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易诗阳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