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引发数万网友疯狂点击的情色小说:狼(中篇小说)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1-11 09:33:44    文字:【】【】【
摘要:大约迟至解放初期,秦岭南麓的广大山地,仍然是多种动物的乐园。由于气候温润,雨量充沛,那里每一座山都是青山,千百条寂寞的山谷中,终年碧水长流、云雾缭绕。鹿、青麂、林麝、黑熊、野猪、狐狸,还有大鲵、大熊猫、金丝猴——当然也包括狼这种比较贱的动物,自古以来就生活在那里。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也说不清究竟是从哪一天起,人们发现狼说没有忽然就没有了。
大约迟至解放初期,秦岭南麓的广大山地,仍然是多种动物的乐园。由于气候温润,雨量充沛,那里每一座山都是青山,千百条寂寞的山谷中,终年碧水长流、云雾缭绕。鹿、青麂、林麝、黑熊、野猪、狐狸,还有大鲵、大熊猫、金丝猴——当然也包括狼这种比较贱的动物,自古以来就生活在那里。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也说不清究竟是从哪一天起,人们发现狼说没有忽然就没有了。虽然不能确切地说出谁是最后一个看到狼的人和这人最后一次看到狼的时间,不过事实胜于雄辩:狼和它光荣的种族已经从生活里退出,成为那一片山地遥远的记忆。如果单单是从日常生活的角度考察,狼的消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没有了狼,人们的活动范围急剧扩大,甚至敢于深入最边远的地带去采集药材,或者独自一人到最深的深山里去采集天麻和蘑菇;秋天的时候,连一些七八岁的孩子,也敢于到森林里去采集板栗和橡实,而不必担心会被狼一类食肉动物伤害。但从生态的一面看,狼的消失却是一个坏的信号,因为在狼开始退出的时候,其它的野生动物也相继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如此,不消二十多年的时间,除了比较贱的兔子和野鸡之类,在那一带已经很难再听到狐狸抓鸡的消息了,连以前几乎夜夜都要光顾人家鸡舍的黄鼠狼之类贪恋美食的小动物,也已绝迹多时了。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再也看不到健硕的雄鹿因为饥饿而误入村落时仓惶逃离的美丽身影,只能偶尔看到孩子们胸前佩戴着的象征吉祥和平安的多枝的鹿角,由于多年摩挲把玩,每一个枝杈都变得格外光滑,在孩子们胸前闪闪发亮;也许还不难看见男人们在负重时围在脖子上的林麝毛填充制作的垫肩,听到一些老人讲述起他们如何从雄性的林麝身体上弄到麝香的故事和老年的林麝夫妇在深山的洞穴里修炼成精的动人传说,却再也看不到真正的林麝,近年连最贱的野猪和黑熊,也已从人们的视野中悄然退出了。早先每到秋天,青壮男子一般都要背上猎枪,别上砍刀,成群结队地上山看号,到了晚上还要点起火光,每隔一阵子还要敲响铜锣,有意拉起长声相互喊叫,弄出一个咋咋呼呼的场面,将通常总是躲在四周窥伺的黑熊和野猪群远远地赶走,倘不如此,辛苦劳动种植的包谷和大豆高粱,也许还等不到成熟,就会让野物们给糟蹋个净光,而现在即使偶有几天不上山也问题不大,有的地方精心搭建起来的号棚已经形同虚设。像这样没有狼的岁月,当是一种比较安全的岁月,但肯定也是一种没有奇迹的岁月,一切按部就班,日子久了,人们以为岁月永远这样平淡,对一种相对平庸的局面也就习以为常。比起以前,狼现在更多地活在人们的记忆里,狼的故事是老一代闲谈中满带着怀旧意味的极好谈资。为了教训那些说谎的孩子,母亲们最常用的教材,仍然是老得不能再老的《狼来了》;孩子们固然不知狼为何物,可每当哭闹很厉害的时候,听见大人扳着面孔说一声“狼来了”,往往立马停止哭闹,眼睛睁得大大的,比塞给一把糖还要管用。
像这样没有狼的平庸岁月,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直到有一天,平静的生活忽然被一只狼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

平地里忽然冒出了一只狼,这个消息首先震惊了一座学校。
这是秦岭南麓的山地一座平常的初级小学。一字儿排开去的瓦房一共五间,坐落在一个山垭上,每日里有一至四年级的二十余名学生轮流上课,屋前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场,算是学生出操的操场。山垭地处两条道路交合的要冲;两侧的半坡上和学校正对面的大山腰里,稀稀落落散居着一些人户,屋后是一座隆起的山峁,长着一簇簇的狼牙刺和杂草,又被一条清澈的大河环绕,状如一座孤悬世外的半岛。在这座学校任教的老师名叫五枝,是一位从师范学校刚刚毕业的年轻姑娘——一个多月前,她被王三存——这个行政村年高的稍稍有一点跛足的村长,从乡政府接到了村里。五枝并没有把将要供职的地方想象得多么好,只是履任之后知道,这里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而她——一个名叫“五枝”的青年女子,接下来将要在这座半岛的“颈”上,度过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段时光。本来也有可能留在乡政府所在地的镇上教书的,据说当时乡上的文教专干已经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可后来五枝改变了主意,主动要求来到了这所全乡最边远、最苦迢的学校——这里前任老师调走,教师正好空缺。五枝虽出身于平川富庶人家,可谓如花妙龄金枝玉叶,却也心高气傲志向不凡,算得一位不肯服输的烈性女子,很快就学会了打水做饭,课余还组织小学生们拔河打球、唱歌跳舞,开展多种多样的文体活动,把一个死气沉沉的山地学校,搞得生龙活虎一片生机。看到一位大地方的年轻女子,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来到学校成了自己的老师,学生们崇拜至极,加之五枝为人处事极谦让有礼法,做事决断而又性情温良,又有学问,不出月把天气,连几个最顽皮的男生,都不得不言听计从,服服贴贴。五枝名声远扬,全村的媳妇女子对五枝敬礼有加,老一点的人把五枝称作闺女。小伙子们看见五枝,要么装作没有看见,低下头不说话,要么搭讪说一两句话,再悄悄走开。几乎每周星期日,都有人请五枝到家里用饭。学校的一块菜地,完全用不着五枝动手,自有村长安排人按时令种上蔬菜。学校吃水远,可这不成问题,每天都有人自告奋勇,替五枝老师担回清凉的泉水,厨房的屋后,总有用不完的干柴成堆码放,只管随意取用,无须五枝老师烦心。总的来看开局不错,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一场空前的危机正在向她悄然袭来。
进入秋天之后,天不知不觉短了起来,不到下午七点就黑定了。这天晚上,五枝像往常一样,送走了最后几个学生,用过了晚餐,又在灯下批改作业,听见远处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最初不大注意,以为是对面山上什么人在隔河传话——山地没有电话,居住又极分散,人们通常用双手朝嘴上一搭,像传话筒一样发着长声,相互联络传递信息。只是这天晚上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奇怪,无论怎么听,都不大像是人声。走出门,迎面一股寒意,五枝定一定神,看见一轮明月当空,那是一轮圆月,正在把清凉的光普洒于山山岭岭,如此则黑的地方更黑,亮的地方更亮,看上去一片银辉,四下里一片寂静,天地间惟有大河的流水,永远发出一成不变的声响,反而把这个秋天的夜晚衬托得更加宁静和安详。可就在这时,她又听见了那个奇怪的声音。根据声音,五枝断定这是一只野兽,好像就在学校后面的荒山峁上。五枝自认是胆大的,也不由得浑身发紧,急忙回到屋内,关上了大门,插好了门闩。想一想,仍觉不够保险,又拿来一根木棒顶住大门,感到万无一失,这才重又回到床上。可是没有用,野物的嗥叫仍然断断续续地传来,而且一边叫一边来回走动,越叫离学校越近。
这只嗥叫的走兽,是正在向学校走来吗?也许,这是一只无意间丢失了兽崽的母兽,正在用惨厉的叫声寻找失去的亲子?或者,这竟是一只到了发情期的母兽,正在用惨烈的呼唤,招引远走他方的雄性?它的嗥叫是幽暗的,满带着残忍和隐忍的意味,有时甚至是喑哑的,有一点伤心到极处的幽咽,令人想见唐诗里“幽咽泉流冰下难”的名句;偶有一两声明亮的尾音,就接近了人声,而细听却又不像是人声,更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怪异和透骨的恐惧。
最初五枝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看见路过的季季,问季季昨晚是不是也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季季说听到,怎么没有听到啊,这是狼,是一只狼在叫呢。季季说完立了一会儿,悻悻地走了。

浏览 (92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