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网络悬疑心理分析小说:我那时衣锦夜行(中篇小说)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1-11 10:10:26    文字:【】【】【
摘要: 一位少年夜游症重症患者的病历档案摘编……在决定把这些说出之前,我也曾长时间地犹豫不决。尤其当考虑到它们的纯私人性质,说出来对他人未必能有什么好处,在今天这样一个特别喧嚣、特别焦躁不安的年代里,甚至于反而只会给自己招来轻蔑的眼光抑或幸灾乐祸的窃笑。
在决定把这些说出之前,我也曾长时间地犹豫不决。尤其当考虑到它们的纯私人性质,说出来对他人未必能有什么好处,在今天这样一个特别喧嚣、特别焦躁不安的年代里,甚至于反而只会给自己招来轻蔑的眼光抑或幸灾乐祸的窃笑。人们自顾不暇,而时代的新贵们通常高高在上,只对寻欢作乐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别人的痛苦只消直接拿来,立马就变成了茶余饭后的极好谈资,营养了这个年代的冷漠与傲慢,那种基于正义和良知的同情心即或存在,其含量也已是十分有限,在有的地方甚至沦为笑柄。另一方面,一个自尊尚存的人,本来也不需要别人同情。打碎牙齿肚里咽,各人自扫门前雪,事情就是这样。问题在于你是医生,对于一位以悬壶济世作为最高理想的医务工作者,有什么可隐瞒的呢?在如此困难的时候,医生就是惟一值得信赖的人。许许多多的话决不可以说与外人,甚至决不可以说与父亲,但无妨说与医生,因为这一切将有助于你们对病情的诊断。这将成为一个拐点,帮助我从一次危机里真正走出,重新回到生活——我是说,如果经过了这一次复查,证明我还能拥有生活的话。
顺便说知,我希望这一次复查是所有复查中的最后一次。
当然我也是看到你坐着无聊,在值班室打盹,这才最终下定了说出的决心。你们这间房里的药水味很重,可是比较暖和,我看到炉火烧得正旺。多好的夜晚,为什么不说说话呢。如果不说话,或没有人说说话,医生是否也会多少感到寂寞?何况夜晚如此无聊和漫长。当然在这样做之前,我也考虑到了你的态度,你肯定是反对的,会认为多事,责怪我没有安守病人的本分,据我的观察,医生——不只是说你,而是说这个年代的任何一位医生——如果不是心理医生,一般都不希望病人说得太多,最好问到哪里说哪里,没有问完全不谈,这样在时间上可以比较节约。我想到两年前,母亲在本县的一家医院住院,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可是完全没有人说话,只有母亲和我。一位医生穿着白大褂,表情严肃,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保持着令人不安的沉默。医生的皮鞋踏在花岗岩的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刺耳的响声。这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医生;他的沉默令人不安,我不时想到了那些有特务频繁出没的电影,想象在接下来的某个瞬间,一定会有骇人听闻的大事发生,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最后医生回到值班室,看看住院部基本太平,就躲进一个房间睡觉去了。他看样子确实睡着了;如果不是母亲老是心力衰竭,我急急忙忙到处敲门,大约会一直睡到天亮。医生被惊动了,很不情愿地过来看看,用听诊器听听,表示没事,说不必大惊小怪,说完又匆匆走掉了。这样的情形有过多次,直到母亲在那一间病房里去世。想想那时候,我是多么想和人说话啊。没有人说话,我就和母亲相互说话。我们本来也很困,只是都不敢睡觉,这间病室有两个床位,另一张床住着一个女病人,由于恢复较好,当晚回家住宿,那里就剩下我和母亲。就是说我或者父亲,无论是谁在陪护母亲,都可以在另一张床上睡觉,可无论是我还是父亲,只要在那张空床上睡觉,一定梦见一个陌生女人。这个女人我们都不认识,和任何一个熟人都不同,可是频繁入梦,有时在床上坐着,有时在屋里走来走去,一语不发,很痛苦的样子。看样子她是想把痛苦独自消化,不想连累他人。从她善良的眼神,看不出有什么恶意,也看不出有任何呼救的信号。几个人梦见同一个女人究竟主何吉凶?我们恐惧起来。我找到医生,说能不能换一个病室?医生说不可以。我说还是换一个吧,医生有气无力地看看我,说怎么换,到处满员。我说那边六0七还有空位,给换换吧,权当积德行善。医生不耐烦地说为什么?我说房里有鬼。医生很有兴趣地说是吗?我说是,不信你去试试。医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但也没有赶我走的意思。最后说,那个床位刚死过人,就是这样。床位当然没有换成,因为母亲不久就心衰严重发作去世了。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是,医生不大情愿与人交谈。越是高明的医生,越是不拘言笑。也不要指望与医生开玩笑,医生的职业不适合幽默。况且鉴于我的精神的脆弱性,上一次复查你曾一再叮嘱让我静养,正如上上一次介绍病情你就曾告诫父亲,一定不要让我受到刺激。当时我就站在窗外,虽然隔着玻璃,谈话我仍然听得清楚。你们都认为我有病,也知道我一直认为自己没病,或者虽然糊里糊涂认为有病,却坚称已经痊愈,最后你们作出结论,也有了处理方法,就是关于究竟有病还是无病不作争论,以免使我受到不必要的刺激。你们打算顺着我,让我感到畅快,最好随心所欲,相信这样对我的康复有利。我理解你们的苦心,可这恰恰构成了我决意把这些事情全盘说出的一个原因。为什么不?
话说回来,这里谈到的,当然只是一些回忆的片断,且多少都与我的病情有关,有的看似无关,其实仍与我的病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我不能保证它们的惊险和刺激,在很大程度,只是一个病人的自言自语,很可能显得语无伦次,缺乏条理,有时候又略嫌啰唆、累赘。如果你们认为它是故事,它就是故事;如果你们认为什么也不是,只是一种文字的无聊堆积,也行。你们可以记入病历,也可以一个字不记。还是一个字也不要记吧,听完拉倒,就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这些东西只是一种存在,一种曾经流失掉的事实,为存在而存在,既不证明,也不被证明,既不抒情,也不反抒情,既没有开始,也无所谓终结,是没有任何功利目的的,除此又能是什么呢?你不要以为我是受到谁的指使,或者出自某种不可告人的经济目的。我谈到这些,并不是为了给什么人看,更不是为了给什么人施加压力,我的目的十分单纯,只在于让过去的事物多少得到保留。我不是对别的什么人说话,你们——我是指你,还有那些因为工作的理由可能接触到我的个人病历的其他医生,如果这些粗糙的交代因为某种机缘被你们听到,你们可以立马捂住耳朵,也可以命令我立刻停止,我准备随时作出反应,除非确定地得到了你们的默许。反过来作为医生,你们需要的其实只是一点耐心和一点对病人的理解与宽容。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既可以装作好像是在听,心里却在想着与情人的约会,也可以在听的时候闭上眼睛,听到和没有听到一样,因为你完全可以在听过之后,却把它们置之高阁。我也曾反复自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你如此沉湎于往事而不能自拔?为什么不能和过去一刀两断,这么做对活着究竟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当这样的工作不得不消耗大量精力的时候,我确曾有过动摇。可是我心里清楚,这些事情如果我不说出,就不可能再有人说出了。生活有一种将过去的事物迅速覆盖的倾向,常常是刚刚过去,真实就已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然而正是这些东西构成了我的一段历史。
这肯定需要毅力;除了必得与语言的天然的叛逆倾向作斗争,还必得与人性的懒惰和得过且过、随波逐流作斗争。现在我已经完全想通了。这些交代究竟有无意义,本不在我的考虑之内,如果一定要推导出一些意义,大约只能说对别的夜游症患者,也许可以作为某种参考。包括那些已经确诊的夜游症患者和潜在的后备夜游症患者;包括那些轻度的夜游症患者,也包括那些重症的夜游症患者。我对它们的真实性负责。另一方面,我的这些交代也可以看作某种自我营救——因为直到现在,我仍然被严重地妖魔化;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一直被视为重症的夜游症患者,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心理,左右了我的行动。关于我的病症,那时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使我蒙羞。那时母亲刚刚去世,大约只是两个月时间吧,很快我的思维被认为出了问题。那一段村里说法很多,简直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每一种说法都指向一个危险的结果。最初人们传说,我被鬼缠住了。又有人说,可能是走路不小心跌到了沟里,把魂弄丢了,魂吃了惊吓就飞了,像小鸟一样,一下子就飞到了很远的地方,最后迷路回不来了。魂的家在这里,可它回不来,对魂来说,返回的路有很多条,可能还要经过森林,很容易误入歧途。父亲为此遍访名医,给我吃过很多大夫开的药,后来带我到县上的医院,经过了许多检查,办了很多繁琐的手续,最后拿到一张单子,一位姓鹿的医生说,孩子得了夜游症。夜游症就是在做梦,与一般做梦不同的是,会随着做梦的情节到处游走,既没有目的,也没有原因。我的病最初在县医院治疗,根据医生的处理,我在那里接受了很多检查,最后被告知,必须到R城——一座更大的医院的神经外科作进一步检查,继而又被转到一家专门收治神经病人的社会福利院——也就是你们这里,我就是在这里与你相识。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检查,我的病得到了确诊。但目前尚不需要住院治疗,你说。说完快速地为我开出一些白色的小药片,据说这些药片可以改善睡眠,缓解症状。可是我怎么会是夜游症呢?我得了夜游症吗?也许。一种奇怪的病症。关于这种病,确实有很多说法,其中每一种说法,都牵连着深奥的学问。据说这种病与梦游症十分相似,但又不是梦游症的翻版,严重发作的情况下,甚至可以独自乘车长途旅行,到达远方的城市。对于这种说法我坚决反对。我反对的声音很大,情绪激动,吵闹声一度引起围观,成为医院当日的一个小小的事件。我看到很多人都朝我看;人们也许本无恶意,只是出于对我的好奇,却在无意中将我伤害。而据父亲看来,我的病已然很重了。我看到父亲的脸,那是一种相信的表情,父亲被这种判断吓坏了。不光父亲,自那一次回到张村,人们也把我当成了病人,只是这种病程漫长,迁延不愈,有时看起来不像是病,有时看起来又很重。甚至说重就重,说轻就轻;你轻视它它就轻,没有什么;你重视它它就重,重得不得了。而在多数时候,我的病似乎是重的。据说得了这样的病,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比如在夜游的时候,有可能在无意间自伤,也可能掉到井里,正巧村里就有这样一口井;或者——如果顺手拿到一把刀,极可能把自己的血管割断,却以为是在杀一只鸡,也可能把某一个路人当仇人杀掉,糊里糊涂铸成惊天大案,却以为是完成了惊世的业绩。
这个病我和父亲都是第一次听说。得了这种怪病,我就成了我们那一带的名人。大家看我怪怪的,见了我就绕开。相关的传说还有不少。有的说我总是在梦里盛装出游,像鸟一样在树之间飞行,发出怪叫。有的说我不是像鸟,而是就是鸟,有鸟的头颅鸟的思想,长着鸟的尖喙,以啄食散落在地上的粮食和昆虫之类为生,是鸟精现身,已经修炼多年,只差得道成仙、白日飞升;有的说我白天是人晚上是鸟,就歇息在树上,据说还有人看到过我做在大树上的巨巢,通体用干树枝耐心垒成,密密匝匝,重重叠叠,无比繁复,大小刚好可以供一个中等身材的人在里面安坐。还有的干脆说我其实不是我,就是那个频频出来作乱的女鬼(当时盛传女鬼出没,以至阖村惊恐人人自危),至少是女鬼附体,脑子里充满了鬼念头鬼思想,闹得全村难以安宁。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张村一害,就不能串门了,我的自由越来越少,空间越来越小,最后是完全没有空间,不能在村里随便走动,也不能在路上跑步、唱歌。我留心观察,我要是到了哪一家,这一家一定赶紧把大门关上,好像他们家里的人都上了地,或是到镇上赶集去了。可是我知道,他们既没有上地,也没有赶集——而是就躲在门后,从门缝里偷看,一边兴奋地窃窃私语,间或哈哈大笑,就像是在观赏一个天外来客,或者是牛头马面的怪物。怪就怪在这里,人们一下子不认识我了。我一向喜欢夜晚,那样的安谧、忧郁、博大,可是我也不能对夜晚表现出兴趣,一旦我在夜里盛装出行,在别人看来当然是又犯病了。要是有人夜里碰到我,一定会受到惊吓,特别是那些姑娘,一定会发出刺耳的尖叫。人们碰面第一句话肯定是说当心啊,张明亮家的大小子又在村里到处乱转了。这当然没错,我是在到处乱转,有时还转到郭镇,但那只是我想转,可人们却把这个消息迅速传遍全村,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神异之事——我实际上是被大家抛弃了。一个在村里生活了十八年的人,倒成了月亮上来的怪客。老实说就算真的来自月亮,也不见得像我这样让人怀疑和恐惧。过一段又有了新说法,有人说我是前世妖孽,来人世讨债,手里拿着厚厚一叠欠条,先是向家里讨,接着向村里的人讨,债没有讨足决不抽身。够吓人的吧。父亲也听到这些,起初决不相信;他仍然承认,我是他的亲子,只不过被母亲的魂灵缠住了,迷了心窍;可是人们说得多了,尤其是在办法用尽而病症仍然不见好转的时候,父亲也失去了耐心,变得将信将疑。这个时候的父亲,再也不敢相信小时候人们对我的评价,什么神童啦,小怪啦,有官体啦,学习如何如何的好啦,全省作文比赛特等奖啦,等等;这时候父亲已经把标准大大地降低,从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降低到能够高中毕业就行;截止两个月前,父亲又把标准调整为:只要能治好了病,身体健康,能传宗接代就行。很显然,父亲已经不指望我能考中一流的大学,甚至不考虑让我复学,只是指望我能够康复。
父亲甚至想到了婚事,已经在急急忙忙四处张罗、东瞅西问,打算为我定亲。据说距此三十里地的松树沟李家有女,和我一样,也在郭镇中学读书,如今年方二八,身材苗条,眉若含愁,艳如桃花。

浏览 (1009)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