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文章正文
长篇诗论学论文:神性写作:为万物立言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11-17 11:06:56    文字:【】【】【
悲惨世界——悲惨是世界的本质,神性也是。 
                                                       ——题记 

当我决定把“神性写作:为万物立言”九个中国字作为这篇诗学论文标题的时候,一个诗学流派的轮廓应当已经很清晰了。或问:作为第三极文学运动总的诗学,你所说的神性写作究竟是什么意思?神性与写作怎样联系起来?为什么要为万物立言;万物是自在的,你不立言,万物难道会跳着脚、一个跟着一个地活活死去吗?你们的质疑是有道理的,这些问题牵连着很大的学问,也为我所感到兴趣。早在2004年及其稍后的一段时间里,在《诗是诗人面对世界的一种态度——就若干诗学问题答网友问》、《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等诗学论文中,我就曾对与之相关的一些问题进行过明确界定;在《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从神性写作到第三极文学运动》中也曾有过详尽的讨论。本文讨论神性写作,但首先讨论人与天地万物的关系。这个问题之所以被优先关注,是因为它反映一个诗人的立场;事实上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世界,不仅决定着一个诗人的处世方式,也决定着他的创作面貌,有必要从这个角度入手,对神性写作作出进一步的正面界定,第三极文学运动要求这么做;作为一个中国当代诗人,我是自愿的。 

第一章  宇宙茫茫,每一种物都是神迹 

1、隐密的观察者: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在写作本文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经常需要路过一座大的农贸市场,如果考虑到此前一段时光,这个时间还要远远不止。在那里,无论是雷鸣电闪的雨天还是大雪纷飞的冬日,都为这个急剧变动的混乱年代里手足无措的小民百姓充满,柴米油盐酱醋的日常生活现场,永远不愁没有人气,火辣辣的生活在进行中,异彩纷呈而又井然有序,让人深受感染。有一天,我忽然对一位卖肉鸽的妇女产生了兴趣。“买几只鸽子吧,当年的雏鸽,又嫩又补。”——售鸽的妇女说,说着还用手指了指那些铁笼。我摇了摇头,她有些失望地转过脸去,对我失去了兴趣。我当然是不会去买她那些心爱的肉鸽的;如果我确实非常非常地想吃肉的话,我就把我的舌头咬掉,当作很香的肉吃下去,决不会为了三五两鸽肉,去害掉一只鸽子的性命,这样的性价比是很低的。但我确实对她售卖活鸽的方法产生了兴趣。看看一字儿排开的几只铁笼,里面真的是一些肉鸽,长得肉肉的,在笼子里走来走去,灰褐色的羽毛上泛出些许紫红的颜色,不时发出咕咕的叫声,真是可爱极了。但我知道,无论它们的叫声是多么动听,在食鸽肉者看来都已不再是生命,这里的每一只鸽子,充其量都只是一块几两重的鸽肉,不可能得到生命应有的尊重,而在售鸽的妇女一面,恐怕早就被算进了当日的经营利润。诚然这样的生活是极辛苦的,其间所包含的劳动含量很值得尊敬,但它所反映出来的只是一个商贩的态度,商贩的态度就是冷酷:只要有人购买,就如同得到了指令,售鸽的妇女一定会按照购买者的要求,把被选中的某一只鸽或某几只鸽毫不犹豫地杀掉,那里一只大铁桶内正备有滚烫的热水,以便浸烫脱毛,开膛破肚。每当一连串这样的动作完成,她就实现了一次对物的利用,得到相应的回报(利润)。过了一段,为了降低成本、减化工序,她似乎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方法——连杀也不用杀了,直接将活鸽放入滚烫的开水,再心安理得地盖上了盖子。她知道与以前的方法相比,这样的方法是比较优越的,只消几秒钟,肉鸽自会在其中烫溺而死,而这时候拔毛正是火候,工作效率因此提高了两到三倍。作为售鸽者,她显然为这样的发明改进感到满意,因为她的脸上荡漾出满足的表情。我明白了:对售鸽的妇女来说,那些装在铁丝笼里的鸽子只是物,此外什么也不是。同样的道理,我们通常在公路沿线所看到的放鸭人,每天都在计算着鸭蛋的产量,丝毫也不会考虑那些鸭子的感受,以及它们对自己所产的鸭蛋会寄托着怎样的希望。而牧羊人天天放牧着羊群,那些羊群早出晚归,发出好听的叫声,这叫声与世无争,绝不会对任何事物构成损害。他爱它们,为它们接生,夜里为它们添加草料,渴了驱赶它们到河边饮水;有时也拿皮鞭抽打它们,可那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他其实舍不得抽打,更不会伤及它们的皮肉。尽管如此,羊群在牧羊人的眼里也只是财产,只是归他领有的物,他对羊的爱,只是一个热爱财产的人对财产的爱,羊和他并没有连着任何一丝血脉。如果这牧羊人是受雇于人的话,情况只会更糟——那些羊还只能算作别人的财产,他只不过是代人看管,从这种看管所能得到的预期收益中,取得应得的一份酬报。而在遍布全国的大型屠宰厂内,从企业高层到普通员工,无不期待着一个丰产的年景。他们一个个雄心勃勃,磨拳擦掌,文员拿出了别出心裁的方案,各层面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什么是丰产?就是将更多的活牛从这里的入口驱入,一旦驱入,那些牛会按照机器给定的路线蜂拥向前,接下来的过程是全封闭的;等到从流水线的另一端出来,那些能够发出哞哞叫声的活牛不见了,却变成了封装一新的牛肉罐头。如此大规模、有计划的对动物的屠宰,是决不会考虑动物的感受的。有一年,某财大气粗的奶牛公司老总走上春晚舞台,先搔首弄姿地说了些吉利的客套话,接着说他携公司三千员工和三百万头优质奶牛向全国人民拜年,云云。听到这样的说辞,我差一点要吐:还携什么奶牛拜年,奶牛们恨不能杀了你,食你的肉寝你的皮;对于你们,奶牛只不过是生物工厂的核心构件,通常远离阳光和水草,被你们终身监禁在一层一层的铁房子里,投以添加了催奶激素的饲料,一辈子为你们产奶,直到榨干了最后一滴奶,再被你们送入屠宰场,变成人们爱吃的牛肉罐头,最后很可能连骨头都要被磨粉,用以饲养新的奶牛。为什么不听听奶牛怎么说;难道听不到吗?你们的心呢它在干吗? 

浏览 (131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翼传媒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8002583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